大明春色:第二百二十五章 王贵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云南府城的人口不少,不过一出城门,视线掠过附城的低矮房屋、就能望见成片的庄稼地了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出城后,慢慢走到了田间的大路上。朱高煦和王斌二人穿着布衣,坐在马车上;赶车的是试百户王彧。

    这时王彧在前面说道:公子,前面就是耿家庄田。

    停车,不往前了。朱高煦道。

    待马车停稳,朱高煦便走了下来。他用手掌稍稍遮住刺眼的太阳,眺望着前方。起伏的大片稻田之间,零星有一些散居的房子,其中有一座最大的庄院,应该就是耿家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稻田里四处有几个农人,他们戴着草帽弯着腰,似乎正在稻田里拔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要是能安插个奸谍在耿家庄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朱高煦沉吟道。

    王彧坐在赶车的位置没吭声,必定是一时想不到法子。朱高煦看在眼里,心里明白,最是在这种乡里、才不好放人进去。与城中人口稠密鱼龙混杂的情况不同,一般乡里的人彼此都是认识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牵着牛的短衣汉子往大路上来了,那汉子皮肤黝黑,戴了顶草帽、光着两条泥腿,一边赶牛,一边好奇地往大路上的马车看过来。

    短衣汉子没吭声,穿过大路要往另一边走。朱高煦先开口道:兄弟,田里的人在拔稗子吗?

    那人显然是汉人,听得懂朱高煦的话,便停下脚步道:啥草都拔,有稗子,那些玩意要抢肥。你们打府城里来?

    云南汉人大多是迁徙来的,什么口音的人都有,不过最多的人口来自临近数省,口音和川话有点相似。朱高煦正好听得懂四川话。

    是啊。朱高煦微笑着答道,你们这一户人家,一年能收成多少?

    公子问我们这地方啊?这些地离城近,差不多都是达官显贵家的,我们交完了租,只够糊口。好在离府城不远,农闲贩点货,心思活的人一年能剩个几贯钱。短衣汉子口齿倒是清楚。

    朱高煦听罢问道:没人卖地了?

    短衣汉子这时一脸恍然,道:公子只能去别的地方问了,周围数里都是沐家侯爷的地,怕是买不到啊。

    多谢了。朱高煦抱拳道。

    他重新回到马车上,叫王彧调头。过了一会儿,他便对指挥使王斌说道:安插咱们的奸谍太扎眼,不过可以收买当地的佃户。农夫风吹日晒辛劳一年才剩得几贯钱,有咱们的轻巧买卖,应该有人愿意干。

    王斌道:末将担忧佃户靠不住。

    朱高煦道:派去联络的人,别说是汉王府的人,便不用担心了。

    王斌听罢点点头,沉吟片刻道:有了!俺派个人,称是钱庄放贷的人。就说那耿公子借了钱不还,钱庄碍于耿家的关系,不敢轻举妄动。故此俺们想有人帮忙盯着,看耿公子与一些什么人来往。

    这法子好!朱高煦赞道,刚才那汉子说过,常有附近乡里的人到府城里贩货做买卖,咱们可以挑那等人。

    王斌不好意思地说道:俺在北平借过钱的,猛然就想到了。

    朱高煦挑开车帘,伸出脑袋,回头又看了一眼渐行渐远的耿家庄园。那庄子白墙青瓦、还有楼阁,修得确实不错,周围都是良田、其中大多是可以种水稻的水田。朱高煦心道:到底是勋贵,跑路了还能过得那么好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耿浩和胡濙有啥好勾搭的?

    从沈徐氏的密报看来,应该是胡濙去勾搭耿浩。但一定是耿浩可以被利用,胡濙才会干这件事朱高煦多少了解一点胡濙,连建文逃跑的密事,他都能知道点蛛丝马迹,必定很有心思;不然皇帝也不会重用他。

    这时王斌的声音道:王爷,胡濙住在报恩寺街,守御所是否要在那边设个据点?

    此事缓图之,定要万无一失。朱高煦放下帘子,转头道,胡濙很警觉,若被他发现了,咱们不好解释。此前咱们无论是对付沐府、还是段杨氏,都没有关系,但胡濙不同、他是奉了父皇密旨的人。

    王斌忙抱拳道:末将明白了。

    朱高煦穿了两件薄衣裳坐在马车里。云南的夏天果然不炎热,不过仍然能感觉到四季气温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想起来,王贵等人离开云南时,还是晚春初夏时节,到现在已经快两个月了。小队人马走驿道、并在驿站换马,云南到京师的路程不会超过一个月;如果事情顺利,他们的归期已不远了。

    朱高煦想到这里,不禁又从车窗眺望东北面。但东北面地形起伏,大路上的人视线并不开阔,只能看见起伏的庄稼地、天边若隐若现的山势黑影。

    京师的汉王旧王府里没多少人了,无非留了几个奴婢看着空房子。

    赵平离开玉器铺那会儿,已过了酉时;他刚回到旧府、天色便渐渐黯淡下来。若非是夏天,天儿会黑得更快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