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春色:第二百五十章 风雨欲来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这点伤不要紧!沐晟看了妻女一眼,沉声道,我在大理藏人的事,恐怕已被发觉了!

    耿老夫人听到这里,在椅子上挣扎了一下,又坐稳了,为何?

    沐晟道:汉王封闭昆明四门,调精骑出城;接着带兵围了都指挥使司儿子初时还蒙在鼓里,寻思着,我一个大明朝廷封的侯爵,他便是亲王也不敢擅自动我罢?然后儿子忽然才明白,汉王醉卧之意不在酒,而是为了封锁昆明向大理传递消息!

    啥?耿老夫人年纪大了,一时似乎还没明白过来,怎么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?

    沐晟的眼睛已经瞪圆了:正因如此,汉王才突然发动。汉王要派兵去大理干那事,就算调骑兵人马、也比不上快马信使跑得快;所以他要先封锁消息。若不封锁昆明,咱们在大理的人就会提前得到消息,有所防备、临机应变

    耿老夫人终于明白了,她双手颤抖起来,言辞也有点模糊不清了:你不是说事情隐秘,万无一失?怎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被人查到了?

    沐晟几乎哭出来:儿子大意了!明知汉王和胡濙来云南,都可能要查探此事;却以为他们初来乍到在云南没甚么人脉,就算能查到大理去,总会有些动静、事先露出痕迹。谁知一点风声都没有,这么快他们就查过去了。

    晟儿别急。耿老夫人道,只是你一时的猜测,或许事情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沐晟摇头道:除此之外,儿子想不出汉王做这些事,还有甚么别的缘由儿子早知汉王非莽夫之辈,但还是低估他了,唉!

    他说罢犹自在那里长吁短叹,一副懊悔沮丧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沐蓁带着些许稚气的声音道:爹,您藏的人是谁呀?

    陈氏拽了沐蓁一把,哪有你多嘴的份?

    沐晟在房间里踱来踱去,急得好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老夫人,老夫人陈氏的声音忽然喊道。沐晟急忙走到椅子前面,正想喊人,却见耿老夫人已幽幽把眼睛睁开了一点,他稍稍松了一口气,事已至此,娘别太急了。

    耿老夫人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沐晟转头对陈氏低声道,眼下昆明四城紧闭,咱们做甚么都晚了不过你还是要先准备好,一旦此事确实如我所料,你便带着娘、沐斌、沐蓁赶紧出府,先躲起来,寻机离开昆明城!

    陈氏怔怔地问道:事儿已到了这般地步?

    沐晟点头道:我也很想看到自己猜错了!可万一没猜错,此事便触了今上的逆鳞,恐怕沐家举家难逃此劫!

    侯爷陈氏的眼睛里噙满了眼泪。

    耿老夫人有气无力地说道:老身这把老骨头,还走甚么呀?晟儿,你先沉住气,虽然你说得很有道理,但事情不是还没发生么?

    沐晟点头道:此事儿子便是晚了一步,以后凡事不敢不提前准备。

    耿老夫人又道:晟儿遭遇刺客,老身听说汉王庇护了刺客。刺客是谁?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沐晟摇头道:儿子不知。谁也不知是刺客是甚么人,更不知汉王为何要庇护刺客但刺客肯定不是汉王的人,汉王何必做这等事?

    就在这时,沐蓁欲言又止,终于道:爹她刚吭声,马上又被陈氏制止了。  

    云南都指挥使司衙署,周围被甲兵围得水泄不通。前面密集的枪盾重步兵挡在大门外,后面的火铳手和弓弩严阵以待。这些人马全部穿着明军的衣甲,一面飘荡的旌旗上写着一个汉字。

    衙署大门外,也有不少甲兵拿着刀枪、面对着外面的人马,但大伙儿都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此时朱高煦等一行人已到了大堂外。朱高煦身披扎甲,却没有带武器。

    汉王殿下,都是自己人,何必如此大阵仗呀?一个穿着红色官袍的人抱拳道。

    朱高煦面带和气的笑容,似乎让众官吏安心了两分。他也抱拳道:抱歉,惊扰了诸位。不过本王刚接到密报,大理府有人密谋造反!事关重大,不得不出此下策。诸位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众官纷纷问道,谁造反了?何时的事

    朱高煦没法一一回答,侧目看了宦官黄狗一眼。黄狗走到了大堂门前的石阶上,展开圣旨道:圣旨!

    大伙儿顿时走下了台阶,在院子里陆续跪伏一片。

    黄狗念道:奉天承运皇帝,制曰:越州土知州阿资,因其性拗,不肯向化云南路远,今后都司须用兵,便要去汉王府、西平侯府那边招呼一声。钦此。

    众官听到这圣旨一脸困惑,因为这是几个月前的圣旨了。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甚么,也不明白为啥又要念一遍旧的圣旨。

    朱高煦等大家站起来了,这才说道:朝廷的意思,诸位都听明白了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