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春色:第四百三十五章 智者千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这时一小队骑兵到营门口来了,张辅便调转马头走过去,沉声问带头的武将:汉王叛军在何处?

    那武将抱拳道:今天回来的探马禀报,叛军前锋已到越州东山近左。

    张辅渐渐松出了一口气,挥了一下手,便听得面前的武将道:末将告退!

    越州东山尚在曲靖军民府那边,离张辅数百里之遥!叛军前锋才到越州,想追上张辅很难;即便追上来,张辅自己还有十万大军,不惧他一股前锋!

    不过等贵州军到了广西、或许只能剩下差不多一半兵马了张辅一仗没打,便损失了好几万官军,心里实在憋屈。好在总比贵州军全部投了叛军要好!

    此时军中一些老部将担心张辅的前程,张辅却不以为然。朝中诸公的话可以乱说,可战场上的事实,万众所睹!事实不能轻易被改变。

    张辅思前想后,又仔细想了吴高的问题,他已从初时的愤懑之中,渐渐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昆明城下、两路官军离开七天之后,张辅军和贵州军陆续到达了弥勒州附近。

    弥勒州是土知州治理的地方,云南官府很难强迫他们遵从一些极端政令,比如烧掉自己的粮食。张辅率军到达弥勒州,便下令洗劫了治所城池内外的土人,抢走了所有能找到的粮食。

    两路大军总兵力达二十余万众,行军以贵州在前、张辅军在后。他们大概还要沿着大路往南走三天,然后便转向东进;将来只要到达广西布政使司的田东地区,便不会有太多危险了

    除了最前面的张辅军前锋骑兵,中军最前边的是贵州前卫的人马。卫指挥使陆秉。

    陆秉是个精壮的汉子,年纪才三十多岁。但是他入行伍很早,早在洪武年间便曾跟着大将顾成、何福一起讨伐水西蛮,勇猛非常,屡立战功。顾成镇守贵州都司期间,他作为贵州都司最精锐的前卫指挥使,乃老将顾成倚重的得力干将!

    太阳已经垂在西山,陆秉部陆续停止了行军,找到前锋军和辎重队选择好的营地,开始扎营。

    弥勒州附近的山不高,倒是东面天边的山影黑重重一片,乍看仿若地平线上的乌云。不过此地和云南很多地方一样,山形平缓地起伏着;所以贵州前卫的军营选择在一处山坡上,四面开阔、视野也比较好。

    杂兵和一些军余忙着生火造饭,陆秉住进了一座破败低矮的土人村子里。虽然里面黑漆漆又脏又破,不过仍比住帐篷要舒坦。

    天黑之前,派出去的斥候小队回来了。其中一个军士名叫张盛,据说是镇远侯贵成那边派来的人,前卫的将士都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几个斥候将士禀报了军情,便退出了茅屋,只有张盛留在最后。张盛假装慢吞吞地走到屋门口,却忽然转身沉声道:张大帅说,以后要从广西进军贵州,陆指挥信么?

    陆秉沉默了好一会儿,说道:近前说话。

    张盛走到陆秉旁边,低声道:贵州都司已被汉王军攻占,贵州军弟兄们的家眷全在那边,张大帅必定提防着弟兄们。

    而张大帅麾下那些人马,从交趾升龙城走了一千多里到昆明;刚到地方,次日又调头往广西跑。将士早就在骂娘了!如此光景,张大帅还说要进攻何处何处,这是把弟兄们当猴耍哩?

    陆秉简单地说道:英国公只想调走我们。

    张盛听罢,俯下身在陆秉耳边悄悄说道:那天夜里,昆明城外发生的事,张大帅已起了疑心。等大军离开战场,朝廷里的人万一盘问起来

    陆秉良久不语。

    张盛一咬牙,继续小声道:傍晚时,末将过去看了一下东边的地形。东边的重山之间,有一条山谷大道、通北边的如若进山后往北走,应能到达越州东山以东。汉王军前锋会从那个方向来!陆指挥何不权衡一二?

    陆秉的脸在蜡烛光里阴晴不定,一会儿涨红、一会儿冷白。看来他必定是听懂张盛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不过陆秉好一会儿也没吭声,似乎还难以接受现状。毕竟不到半个月之前,汉王还是他的死敌,陆秉带着兵一面猛攻汉王的老巢、一面也被汉王攻打着家眷所在的贵州城。

    张盛也没多说,等着陆秉思前想后。许久,陆秉才沉声道:顾公(镇远侯顾成)待我如亲子,不忍叛之。

    老侯爷全家都在贵州。张盛马上回应道,且将来陆指挥万一熬不住拷打,供出了侯爷,那不是反而害了他老人家?

    陆秉顿时一愣。刚才张盛的话,提醒着陆秉一离开战场,极可能就要被盘问清算了!

    张盛又道:末将会证实,您为汉王立下的大功!那边必定比这边安生。

    清澈的夜空,繁星密布。这片起伏的大地上,各处军营的人马极众;但到了下半夜,天地间便不太嘈杂了。远处偶尔有马的嘶鸣,以及值卫的交谈声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声音道:大帅!贵州前卫哗变了!

    张辅被吓了一跳,他一骨碌便翻身坐起来,伸手立刻抓到了枕边的刀鞘。进来的武将见状,也吓了一跳!

    片刻后,张辅松开了抓住刀柄的手,皱眉道:发生了何事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