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春色:第五百一十四章 小小的河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武将又道:河水有点冰,不过好在河面不宽!那边的龟儿子在河边总共没几个人,不可能在这荒郊野岭里布兵。脱了就赶快游过去!

    大伙儿用川话乱糟糟地附和了一阵。

    这些人全都是四川卫所的兵,挑的是最年轻的会水的汉子,怕年纪大的人、身体遭不住初冬的河水。最年轻的军士才十几岁,便是后面一个叫邵二娃的后生。

    邵二娃是军户出身,他的大哥早夭,今年他爹也在汉王军中病死了。他家领了一笔抚恤的财物后,邵二娃作为最大的儿子、便以正军的身份去补他爹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是从来没打过仗,也没怎么上心练习武艺,但是游泳玩水倒是十分熟练;毕竟谁也没料到,他爹会死得那么年轻!

    邵二娃补入军中,还没怎么回过神来,便被告知要出征了!

    先前他对打仗立功封赏,很有些向往。但很快就被浇了一盆冷水,所谓出征打仗,便是从四川长途跋涉、负重步行到贵州都司,然后又从山里步行到湖广省他也不知道走了多远的路,脚上的水泡好了又起,如今全是茧。

    这么长时间了,邵二娃连敌兵长甚么样子、也从来没见过。

    前面一些弟兄已经摸下水去了,邵二娃跟着排队往前走。他心里有点犯嘀咕,因为没有在冬天游过水邵二娃心道:脑壳被门夹了,才在冬天耍水哟!

    小木船也陆续下水了。邵二娃跟着前面的军士,光着身体也摸下了河。他浑身打了个冷颤,急忙卖力往对面游去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邵二娃忽然听见对岸噼里啪啦响起了炸豆一般密的声音。他急忙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水,便看见对岸的树林里有人影晃动,空中箭矢的黑影往河里飞,嗖嗖嗖直响。

    邵二娃不知怎么办才好,但见其他人都在往前游,他便接着游。

    啊!忽然传来一声惨叫。邵二娃转头看时,见不远处一个汉子挣扎着,河水一片血红,很快令人想吐的腥味便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邵二娃听到脑子里嗡地一声,心头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感觉胸口一凉,接着剧痛传来。一枝箭矢钉进了他光溜溜的身体里。邵二娃发现力气从身上迅速消失,人也往下沉了。

    他使劲全身力气往上冲了一下,瞪大双眼不敢相信地望着惨白的天空。他做梦也没想到,出征打仗,还没上阵就这样完了

    河里剩下的将士在血水中挣扎,有经验的士卒见势不对,喊道:罗百户,游回切?

    没人回答,一些士卒已经自己调头往回游了。没一会儿有人喊道:罗百户死挺了!

    砰砰砰又是一阵箭矢从空中飞来。军汉们十分绝望地拼命往回游,中箭不中箭全听天命,在水里不可能躲得过去。

    周围又是一阵惨叫声和哭喊声。

    这时有个声音道:我是左总旗,弟兄们把船翻过来!往回游!

    军士们这才反应过来,急忙向那几只小船游去,一些人掀翻了船,里面的衣甲兵器全掉河里去了。最先躲进船下面的人,急忙往西岸游。箭矢一阵接一阵飞来,河里的人们简直惨不堪言。

    百户队几乎损失殆尽,总算有些人活着到了岸边。人们光着身子,甚么兵器也没有,便往村子里跑。有人开始骂起来:罗百户不是说,对岸没人?

    他自个也被害死了!  

    位于官军何福部南面的汉王军,总兵力十三万多,统帅是盛庸;前锋骑兵大将是平安。

    之前授予兵权时,朱高煦说盛庸与平安很有默契、二人交情也好。平安却道,他和盛庸交情不好、没话说!

    盛庸军,加上北路赶到的瞿能军,汉王军已在此地聚集了几乎所有主力!

    而此时在东南面的朱高煦部,麾下人马主要是吴高的八万降军,加上七八千骑兵;汉王在东线各地经常露面,还见了一些地方名人和士绅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那边。

    投降的吴高军人马甚众,降兵人数、仅次于四川全省的卫所兵。且吴高军投降后,整顿的时间很短;其军中也不像四川军将士一样、很多人是熟识汉王和瞿能的旧部。

    汉王为了整顿吴高降军的战斗力和可靠度,并没有急着调降兵到前线来大战。那八万人最近只在东线装腔作势,作为佯动的兵力存在

    昨天旁晚,瞿能军才及时赶到指定位置。

    而昨晚南边的盛庸军在连夜架设舟桥;今天凌晨天还没亮,盛庸部大军便开始渡资水。舟桥数量不够,十几万人到现在还没完全渡过江!

    本来盛庸打算,把战事推后一阵子;但没多久前,他见到了陈大锤。

    于是按照约定好的三炮为号,盛庸立刻下令在西面放炮,知会瞿能一起发动进攻。汉王军主力两路二十万人,逐渐开始了对何福军的围攻!

    南岳乡市集附近,文昌桥的两头响声大作。东岸官军的盏口铳等火器震天响,西岸的汉王军瞿能部、则只有弓箭的弦声,噼里啪啦直响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