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人联盟:第九十二章 法外狂徒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身边一声脆响,邓朝用力踩踏在木质地板上,瞬间将地板踩碎,右拳轰向格雷福斯的胸口。

    这一拳又急又重,仿佛一把铁锥凿向自己,这让格雷福斯一瞬间有些无法躲避。

    心想调转手中的枪口,但是硕大的双管散弹枪虽然威力巨大,但是也因为枪身的体型庞大,而无法像一般枪械那样随意的调转使用,这让他一刹那也只能上举手中的散弹枪,挡在了袭来的铁拳正面。

    金铁相交的巨响声,让在场的众人耳中一阵难忍,而邓朝那奋力一拳砸在双管散弹枪的金属枪身上,也将格雷福斯整个人轰击的向后飞去。

    座椅被撞到的声响中,人群骚动不安,有人顺着楼梯向下或是向上跑去,也有人顺着墙面破开的大洞向着外面涌去,一瞬间二层赌坊本来众多的人影,在此刻竟然剩下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而这些剩下来的人,显然都是赌坊内的安保人手,也就是俗称的打手。

    只见同样也非常紧张的他们,一个个虽然脸色凝重,但是还是拿出各自携带的武器,向着邓朝涌来。

    **,匕首,斧头,蝴蝶刀,乃至鱼叉枪和燧发枪,都是这些人手中的武器,而他们也从这片空间的四周向着邓朝,以及后方的姜明开始攻击。

    姜明身后的两人,一把斧子一把蝴蝶刀以及向着他袭来,左边的斧子对着自己的后脑勺,而右边的蝴蝶刀直接对准了他的后腰。

    来不及回头,一个俯身纤长的右腿向后一个扫腿,重重的扫在了两人的小腿骨上。

    这突然的一下,让两人没有任何防备,伴随着姜明右腿的撞击,他们向着左侧倒去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此刻,咻!的一声破空声,伴随着邓朝的吼声,进入他的双耳。

    挺身站起的姜明视线中,一道黑影瞬间而至,没有让他有任何躲避的机会。

    心中念头闪动,体内的力量刹那而至。

    一声脆响声中,姜明向后退了几步,一根鱼叉箭头掉落在地上,而此刻他的身上穿着着红白相间的紧身盔甲。

    火焰神盔甲的内衬铠甲,不需要武装召唤,就能瞬间附体,这是他早就在进入这个世界就掌握的力量,只不过这身内衬铠甲没有对于力量太多的提升,以及像火焰神铠甲那样拥有凶猛的威力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的召唤,让他挡住了鱼叉枪的袭击,捂着腹部被鱼叉箭头击打的有些凹陷的铠甲,腹部传来的微微刺痛,还是让他非常恼火。

    鱼叉枪的威力显然有些出乎姜明的意料,不但凶猛而且破坏力强大,看着远处那个打手拿着的并不显硕的普通鱼叉枪,姜明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,如果是海胡号内,派克那个认识的鱼叉手,他背上背着的那把如同树桩一样的鱼叉枪,射在自己身上,这身内衬铠甲应该是抵挡不住的!

    而这电光火石的瞬间,远处拿着鱼叉枪的打手,看着姜明的变化显然发愣一般的没有反应过来,等他从腰部掏出新的一根鱼叉箭头,邓朝的铁拳已经轰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一刹那,他如同在空中放飞的风筝,被飓风席卷一般,在半空一阵转动,重重的撞倒了几张赌桌,消失在倾倒的赌桌后。

    姜明转身,将刚站起的两个打手,瞬间击倒,虽然内衬铠甲无法和获得力量的人类比较,但是解决这两个普通人,还是非常容易的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的接连变故,让本来涌上来还站立在此幸存的打手们,惊惧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是寒鸦帮会内的帮会份子,拥有保护这间赌坊的任务,但是在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面前,还是求生和恐惧的本能,完全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姜明向前看去,只见格雷福斯已然站起,手中那把巨大的双管散弹枪,在刚才邓朝的击打下毫发无损,而此刻的散弹枪枪身中段,散发着鲜红的赤芒,如同一件科幻武器发动一般,向着他们抬起了漆黑的枪口。

    大号铅弹!

    依旧叼着雪茄的脸上,此刻不在是随意,而是一阵令人发寒的冷漠。

    巨大的爆破声,从枪口轰响,伴随着极致的火光宣泄而出。

    姜明视线中三道火光在视线中扩散而来,伴随着凌厉的压迫感和危机感,这让他瞬间向着后方扑去。

    而邓朝却因为靠的太近,面对着包围的火光,只能咬牙不退反进,迎着火光向着格雷福斯冲去。

    三条汹涌的火光撕碎挡在它们前方的任何物品,将那些赌桌甚至那个吧台,瞬间变为废墟,而木质地板也瞬间燃烧,留下了漆黑凹陷的烧焦沟渠。

    邓朝整个人如同点燃一般,鲜红一片的挥拳袭向始作俑者,但是格雷福斯脸上的表情依旧冷漠,看着即将临身的邓朝,整个人竟然一个诡异的滑步,向后退至数米远,而后枪口再次宣泄火光。

    邓朝在枪声响起的刹那,向后飞去,重重的撞击在地面上,而后几个翻滚安静的趴在了那。

    格雷福斯渐渐放下手中的双管散弹枪,右手夹起嘴中的雪茄,也是背后一阵冷汗,长出一口气的他吸食一口雪茄,算是让自己同意紧张的情绪,缓缓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显然,在他的理解中,面前这个仿佛钢铁一般,甚至能够抵挡自己手中散弹枪射击的强悍家伙,此刻应该是已经失去而来战斗能力。

    但是在他烟圈还未吐出的下一秒,躺在地上的男人,一阵仿似痛苦的呻吟声中,双手撑地,缓慢而又艰难的站了起来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