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字少年行:第五十章 剑门的“剑“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小云听到身后的脚步声,知道唐晚傲跟着自己,心中安定,不疾不徐的走着,这小子方才在观战的时候心中已经有了计较,从这一战来看,黑风寨绝对不是寻常的贼窝,行军布阵小云是不懂的,但在江南的时候他已经领略到了苏遮天与破阵太尉的厉害,如今黑风寨的山贼能与破阵太尉交手而不落下风,这山寨内必有高人在,别人不说,就是那个眼珠子白多黑少的少年与那诡异的牛鼻子就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你们是什么人!一名身材娇小的少女杏眼圆睁,怒道伙计都说了,这里的人都走了,你们还想干什么?说着话手已经按在了腰后的剑柄上。

    唐晚傲忽然觉得手中的湛卢在剑鞘里抖动了起来,这方面他是行家,眼神如两道剑气一般扫射向那少女,冷冷的说道名剑有灵,相逢共鸣,你腰后所藏必然是上古神兵,能藏的这么严实的必定是把短剑,姑娘,还请你的名剑鱼肠!    请这个字在常人嘴里说出来,也就是一句客套话,但在场的除了小云以外都是学剑之人,这个请字从学剑之人的嘴里说出来就是挑战的意思,剑铭柳眉倒竖,喝道明知我鱼肠在手,还敢挑战我,你凭什么!    鱼肠名列十大名剑,算是不错的了。

方才那名小丑忽然懒懒的说道但是人家手里的湛卢是十大名剑之首,门主,你的鱼肠短剑在人家眼里还真算不上什么。

    湛卢!少年们一阵骚动,他们都知道这把名剑如今是在谁的手里,这冷如剑锋的傲气少年只能是蜀中唐门的天才少年,少年傲世,唐晚傲!    面对着与万宝山庄剑术第一的秦少天其名的盖世少年,剑铭不由的也有些胆寒起来,但是她那颗骄傲的心容不得她害怕,咬牙喝道便是唐晚傲又如何,我岂能惧你说着话就要去把拔腰间的鱼肠,忽然一只温软干燥的大手抢先一步按在了剑柄上,那名小丑不知道何时已近站在了她的身后,仅凭这鬼魅一般的身法就知道这小丑绝对是一流的高手,小丑脸上涂着油彩,看不清楚长相与表情,只能看到他的双眼朦胧,仿佛罩着一层薄纱一般,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,他轻轻的摇了摇头,说道你们都退下吧,唐晚傲这样的人不是你们可以对付的,让我来吧。

然后抬头,看着唐晚傲说道你喜欢打架是吧,我陪你便是!    唐晚傲方才便觉出了这小丑的与众不同,他看似慵懒,却暗藏着一股凌厉的剑气,在场的所有少年加起来都比不上这少年的剑意,而且这是他有生之年第一次能感觉到对方剑意中的威胁,也就是说这小丑有着能杀死他的本事,但唐晚傲就是喜欢这种感觉,只有这种死亡的威胁才能激发出他更大的剑意,才能令他的剑技更上一层,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四处寻剑术高手试剑的原因,他虽然败给了小云一招,但小云用的不是真本事,根本不能让他领略到接近死亡的那种快感,万万没想到在黑风寨山脚下的四门村,他遇到了这样一个人,唐晚傲的嘴角生平第一次微微上扬,傲然的说道我不是喜欢打架,只是喜欢与人比剑,不分胜负,只决生死!    小丑居然也裂开嘴角笑了,从草丛中摸出一把剑,说道不分胜负,只决生死,这也是我喜欢的,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,唐晚傲你是一个好对手,值得我出手!    谁都不许出手!明丽的唐初夏带着剑九、剑十一从村口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,少女走到唐晚傲面前,行了个万福,说道堂哥,小妹知道你视剑如命,但现在不是比剑的时候,我不许你出手!原本唐初夏是不想在众人面前施展天竺秘术的,但情况紧急,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我若要出手,谁能阻我!唐晚傲丝毫不给这个堂妹面子,冷冷的说道无论什么时候,只要我想与人比剑,无人能阻我,硬要拦着我,一剑杀之!    唐初夏的眼中露出了焦急,即便是在龙游大战中,她身陷险境时也从来没有如此心乱过,燕飞劲被抓竟然引起了这么大的事情,原本以为黑风寨只是个寻常的土匪窝,但方才偷偷的看了那场大战,她立刻就明白了,黑风寨绝对是个深不可侧的所在,剑铭对自己不理不睬,剑门弟子又是神兵堂的精英,她实在不愿意他们任何一个人出事情,她现在可算是孤立无援,就在这节骨眼上唐晚傲这个剑痴竟然要挑战剑门的最高战力剑,剑究竟有多厉害,她是不知道,她只知道唐晚傲的剑下,除了小云以外再没有一个活口,这两人若是真的动起手来,一定是要死一个才能罢休的,不行!绝对不能让这两人打起来,唐初夏忽然朝剑厉声问道你是剑门弟子,如今受我管辖,我,不许你出手!    小丑随意的将剑往肩膀上一扛,咧嘴笑道秦二少给我的命令是保你的命,可没让我听你的什么命令,我与唐晚傲一样,只要我想与人比剑,无人能阻我!    你!唐初夏手一翻,一根银针寒光闪闪,有些气恼的说道谁若要出手,先过我手中唐门暗器。

    人家的御剑好像比你强不少?大战已经结束,但唐晚傲仍就沉醉于方才那道士的那两次出手,天外一剑已经将他震撼的心惊肉跳了,接下来的十剑齐飞,更是看的唐晚傲惊为天人,要知道御剑之术是每一个修剑之人毕生追求的终极目标,但是御剑之术只存在于传说中,有几人能真正修炼成的呢?莫说是修炼,就算是亲眼目睹都不可能,但今天却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,你让唐晚傲这个剑痴如何能平静?    骗人的。

小云蹲在唐晚傲头顶上的一根树枝上,叼着草,不屑的说道也就能骗到你们这些人,什么御剑,都是假的,街上变戏法的估计人人都会。

    骗人的?唐晚傲的眼神忽然犀利起来,语调也严厉了起来,说道这么说你的御剑也是骗人的,你是在嘲笑我,骗人的假御剑都能打败我是吗?    小云如何听不出这少年声音中的杀意,却是嘿嘿一笑,望着远处正冒着浓烟的树林,说道御剑各有各的法子,至少我的御剑是由我自己使出来的,我看那个牛鼻子的御剑都不一定是他使出来的,不信的话晚上你跟我去方才他放飞剑的地方仔细看看,我跟你赌一两银子,那地底下一定有着什么问题,这老道绝对在使诈!    唐晚傲不说话了,他虽然剑术如神,但这些江湖上偷奸耍滑的手段他还真是一无所知,也眺望着远方的浓烟,忽然说道你要如何偷人?    这可不能告诉你。

小云又嬉皮笑脸起来,说道你又不是偷门弟子,我怎么能教你,就跟你们唐门一样,估计你们的暗器手法也是绝不外传的吧。

    我对暗器没兴趣。

唐晚傲说道我现在只想在一年以后杀了你!    小云浑身一凉,这少年对自己的杀意居然到了这个地步,随即又笑道想杀我的人多了去了,你若是想在一年之后亲手杀我,现在就跟紧点,万一我不小心被哪个厉害的高手给杀了,你不就是竹篮打水了?说完话,轻轻的跃下树枝,往树林中走去,唐晚傲也不说话,手提湛卢宝剑,跟着小云走了过去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